欢迎访问:停停俺也去我也要去-五月爱深深爱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晓风残月】2

第012章初夜花开H
  「你是我妹妹,多么可笑,你竟然是我妹妹,每天与我同眠共枕的女人,竟
然是我妹妹?」十哥有些疯了,是的,疯了。那张倾世的容颜变得狰狞,让我觉
得害怕。
  「十哥,你不要这样。」我手足无措的说道。
  「不要这样,那要哪样?」十哥的脸色又被欲望侵占,扯开长袍,露出里面
精壮的肌肤。我突然坐了起来,直勾勾的看着十哥的身子,净白的肌肤,不带一
丝的赘肉,强健有力。那一抹肉红不带一抹羞涩的对着我,宛如一根茁壮成长的
红萝卜,「小妹,看到了吗?它是多么渴望冲进你的身体。」他俯下身子,眼神
专注,「兰儿,想不想要十哥?」
  每一个的心中都住着一个魔鬼。
  上一刻这魔鬼还是锁住眉头的迷惘,下一刻却是眼中的焰火。魔鬼控制你时,
你欣喜若狂。它要你的命时,你甘心奉上。
  我向后仰躺在床上,哈哈大笑,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笑?只是觉得好笑,
很好笑,面前的这个赤身裸体的男人,还是我那温文尔雅,有若璞玉的十哥吗?
  「陈子恂,有种你就来?」魔鬼在呼唤,是的,我的心中同样也住着一个魔
鬼。
  这个魔鬼让我忘记了十一哥,忘记了我曾经坚持的誓言,忘记了我要为那个
男人守身如玉。
  魔鬼,欲的魔鬼。
  他愣了,然后笑道:「对,陈子恂。我以后不是你十哥,我是陈子恂。」
  他不由分说的拽开我的衣服,让我暴露在他的眼前。
  我突然有些害怕,双手紧紧的环住双胸,双腿紧紧的闭着。
  「小妹,放松,会很舒服的。」他贴在我的耳边,耳鬓厮磨,热腾腾的大肉
棒抵在我的大腿上,烫的我全身颤栗。
  十哥喘息着,厚重的呼吸喷到我的脸上,他握剑的手,捏着我小巴,湿漉漉
的舌头探进我的口中,我闭上眼睛,不敢去看他。他的另一只手顺着胯间的细缝,
摸向湿漉漉的花心,一阵阵的酥麻的感觉,只达到头皮的深处。
  「十哥,不要摸这里,好难受。」我摩挲着双腿,不住的去迎合他的抚摸。
「好舒服,还要,还要。」
  「兰儿,十哥忍不住了,十哥想要你。」他发疯似的低吼,手指深深浅浅的
插入身下的小洞,一阵阵紧绷的快感,蔓延到每一块肌肤,侵入到五脏六腑之间。
  女人的身上有个洞,男人的身上带着一个棒子,女人是不是只有用男人的棒
子填满,才是完整的女人?我不懂,我只是想要。有如当年,父王带我进入他的
万花园时,见到的一般,男人用他粗壮的肉棒子一次次的撞击着身下的女人,两
个人发出痛并快乐的呻吟。
  就是那样,就是那样,我也要。我也要男人的肉棒子来插我,我也要。
  此时的我,宛如大海上的一叶浮萍。在无尽的白光,起起伏伏。
  「我的宝贝儿,十哥要来了。」我微微的睁开眼睛,双眼朦胧看着十哥,
「十哥,进来。兰儿要你。」
  我想要男人,很想。让他操我,狠狠的操我,不用怜惜我。我想要,想要。
  坚挺,火热,硬邦邦抵在花溪的入口,一点点的挤进去,我蹙着眉头,痛,
很痛,身体撕裂的痛。
  快感在一瞬间失去了大半,大脑里呈现全所未有的清明。
  「痛,好痛,十哥,好痛。」我十只手指在十哥结实的后背挠出一道道红痕。
  「兰儿,你放松,不要紧张。」我看见十哥的额头上也渗着汗珠,脸上的表
情痛苦,但一个挺身,直插到底部,我还是没有忍住,「啊!」一声大叫。十哥
在那时,还不知道我是处子,他一直以为我已经失身给了十一哥。
  他抱住我的身子,两个人结合在一起却一动没动。
  两个人都不说话,我是不知道说什么,或许他也是相同的感觉吧。不知道过
了多久,十哥放下我的身体,分开双腿,将阳具缓慢的抽出,嫣红的鲜血顺着阴
水喷了出来,身下撕心裂肺的疼痛。
  十哥双眸呆滞,盯着那一抹红色,傻笑起来,扶住我的肩膀,「兰儿,兰儿,
你竟然是处子。」
  我重重的倒在床上,不住问着自己,后悔了吗?后悔了吗?将字给了十哥,
你后悔了吗?
  「十哥,高兴吗?」我双眸迷惘的问道,他竟然是我第一个男人,我的哥哥,
我的十哥。
  「高兴。」他兴奋的回答。
  「我想要。」
  我现在的脸色就跟与婀娜打架一般,十哥捧起我的脸颊,温柔的说道:「今
天就不要了,好吗?」我推开他,「不可以,我想要。」
  我拒绝他的好意,因为每个人的身体里的都住着一个魔鬼。
  十哥笑了,「好,十哥早就忍不住了。」然后在我的耳边诡异一笑,「这可
是十哥的初精,很珍贵的。」
  十哥抬起我的屁股,巨大的肉棒,狠狠的插了进去,没入了我身上的最深处。
  交合,这就是交合吗?
  我终于补全我的身体了吗?
            第013章沉沦肉欲H
  我不知道是我选择了沉沦,还是沉沦选择了我。
  我知道自己不爱十哥,就算他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就算他是世间最完美的
男子,我也不爱。
  他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我的身体,我微闭着眼睛,紧紧的抓着床单,没有快乐,
没有欣喜,只有一下下撕裂身体的痛楚。
  这痛楚让我沉沦,让我好似海洋中的一叶扁舟,找不到彼岸。
  扑哧扑哧的水声从交合的部位传开,他俯身将我抱起,我顺势紧紧的环住他
的脖颈。
  两个人在做着世间最欢愉的事情,而我感觉到了却是前所未有的孤独。
  十一哥,你在哪里?
  痛,真的痛。
  让我在痛苦里,沉沦吧,永不醒来。
  他的肩膀印上了无数的牙印,在阳精填充的瞬间,更是狠狠的咬了下起。
  我闭着眼睛躺在十哥的怀里,十哥慢慢的将肉棒抽出来,那上面沾染着鲜红
的鲜血,我的鲜血。
  「放在里面,好吗?」他修长的手指缕起我的碎发,「兰儿,你那里受伤了。」
「可你拿出来更痛。」「兰儿,听话,等你那里的伤好了,十哥天天跟你这样。」
我点点头,无神的凝望着他,甚至在某一个时刻,另一个人的影像与他重合。我
不爱他,我想要的只是男人。让我在痛苦中沉沦的男人。
  快感,舒畅,这些离我很远。
  我只能感觉到从心中传来空荡荡的寂寞。
  「兰儿,你怎么了?」他柔柔的问道。
  「很空虚。很空虚!」真的很空虚,话在嘴边,我却并没有说给他听。
  男人的棒子插入女人的空洞,就是欢爱吗?就可以慰藉两个人的灵魂吗?可
我为何感觉到的还是孤单,并没有那四小只所表现出的愉悦,顺畅。
  空虚,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下体有水流出来,会不会染湿床单,会不会被两小
女发现?我这样做对不对?我将自己的初夜草率的送给十哥,对不对?
  我到底想要什么?我渴望什么?我为什么要跟他做这种事?这种羞耻的事情?
  这,或许只是一个游戏。一个新奇的游戏,一个一直让人好奇的游戏。就宛
如十哥的大肉棒插入身体时,满满的充实感,一次次冲击中,大脑中的空白片段。
  我甚至在恍惚中,被他抱起,泡在温泉中,都不知觉。
  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吗?
  暖暖的泉水中,他拥吻着我的唇,手指却一下下的抠着我身下的花穴,一阵
阵麻麻酥酥的感觉,又一次让我沦陷在了温存中,不过还是很痛,还很空虚,身
体中的水顺着他的手指,融到了温泉中。他将我的身体洗的干干净净,只是心,
再不能干净了。
  我休养了三天,下身不时的传来麻酥的痛感,还有无尽的空虚和瘙痒,我不
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有在十哥小心翼翼为我上药的时候,我才能得到片刻的放松。
  我这是怎么了?
  夜晚,重重的罗帐中,我鬼鬼祟祟的伸出手,探入十哥的被窝,我摸向了他
的魔杖,软软的,热热的,在掌心慢慢的变大、变大,男人为什么要长这个怪异
的东西,就是为了填补女人的缺失吗?
  有人得到,便有人失去。
  出来混的,总要还的。
  「小妹,你要干嘛?」他明亮的眼睛在夜晚熠熠生辉。
  「没,没,没什么。」我急急忙忙的缩回了手,十哥诡异的笑了笑,掀开被
子钻进了我的被窝。
  贴在我的耳边低语道:「想要吗?」
  「我……」句子落在了十哥的口中,湿漉漉的舌头已经撬开了我的牙齿,长
驱直入,一只手也抓向了我胸前的软肉。
  「十哥,不要这样。」
  「你不想要十哥吗?」
  「我,我……」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十哥的吻,肆无忌惮。我试着去回应他,去享受他带给我的温情。
  脖颈,胸口,一路向下,十哥的唇最后落在了两腿之间。
  「十哥,哪里不要。」
  十哥的舌头贴在肉缝,轻轻的舔着,「不要啊,啊。十哥,不要这么舔,要
尿了。」
  十哥狡黠的笑了,「尿到我口里。」
  「十哥。」我捂住脸,好羞啊,流了,流了出来。
  十哥的舌尖卷着那股暖流,吃了进去,「小妹,这是你的淫水,真甜。」
  「不给你。」我小性的转过身,加紧双腿,我想起了十一哥,十一哥也舔过
那里,十一哥,你在哪里?
  十哥起身,蹲坐在我身后,火热的阳具抵着我的穴口。
  后面,他竟然在后面?
  巨大的龟头一下下的撞击着软肉,一股暖流又泄了出来,浇在了马眼上,与
他的阳精融在一起。我忍不住的抬起腿,想让他更深的插入,他见状一下直刺,
整个没入了我的身体。
  没有疼痛,只有满满的充实感,「好舒服,十哥,好舒服。」
  「我会让你更舒服的,让你爱上十哥。」他贴在我的耳边厮磨道。
  「十哥,动一动。」我央求道。
  十哥翻身将我提起来,从后面抽动,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处,「十哥,疼,这
样痛。」
  十哥放开我,让我躺在床上,在我的身后抽动着肉棒,一下下的将我顶起。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痛,后来我知道了,是十哥的阳具太长了,我尚
未开发的柔软的小穴受不住那么长的家伙。
  「嗯嗯,啊啊,十哥,十哥。」我紧抓着他的手,大声的喘息,「十哥,我
要尿了,我要尿了。」
  「小妹,忍住,十哥也要射了。」十哥的脸上是兴奋,是发泄,是高潮来临
之际的亢奋。
  大脑里空白,断片,最后能感觉的便是好似冲上了云霄,是无穷无尽的天空
中漫游,然后便是十哥重重的扑倒在我的身上。
  子宫被十哥的阳精灌得满满的,还有十哥巨大的阳具依旧停留在身体里,好
满足,好舒服,我甚至觉得自己已经爱上了这种感觉。我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
父王专于此道,也明白了为什么那四小只乐于如此,这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感觉,
忘记烦恼,忘记忧愁,只有肉欲,只有被贯穿的畅快淋漓。
  淫水顺着花穴,顺着十哥的阳具流到床单上,也流到了内心深处。我要男人,
我不仅要十哥操我,还要有一天,一定也要十一哥操我。我要每一天都有一根火
热的大肉棒贯穿我,让我得到满满的快感和无尽火热的精液。
           第014章爱上巫山云雨H
  我爱上了插穴,爱上了男人的肉棒。以一种尽视乎疯狂的状态,爱上了巫山
云雨。
  只因为很舒服。
  是的,很舒服。
  「啊,啊!十哥,快点,我还要,我还要。」
  我已经不记得我们已经多久没有穿衣服了,只记得我们一直在做做做,一直
的做,寝宫的每一处角落都留下了我们淫水,我不在乎,我只在乎十哥能不能插
我,能不能给我带来快感?
  小穴每时每刻都湿润着,都张开了,都在等着男人的肉棒贯穿。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淫荡?
  我是公主,没有人敢说我淫荡。
  直到那一天,我记不得哪一天,十哥对我说:「小妹,能不能歇一歇?」
  「为什么要歇?」我无辜的望着他,那时候我还不清楚,男人的棒子不是可
以一直硬着,也不是可以一直无节制的喷出阳精,也不能一直的保持交合的兴奋,
可我还想要,还没有要够。还在撅着圆润的屁股,等着十哥再一次的插入。
  「小妹,我累了。」他躺在床上,身下的大肉棒变成了一条毛毛虫,无精打
采的。我撅着嘴,拽了一套衣服,去沐浴了。
  温泉中,我抚摸着自己的身体,特别是胸前那一对大白兔,大了,真的大了
很多,鼓鼓的。十一哥说过,男人都喜欢胸大的女人,我轻柔着,希望它可以再
长大一些,长的大大的。
  十一哥,我又想起了他。
  安静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想起他,就好似魔咒一般,围绕着我。「十一哥。」
一只手揉着乳房,一只手伸向了下体,轻抠着骚穴,一股股的淫水汇入温泉之中。
  「十一哥,十一哥……」我不停地叫着,直到飞上了云霄。
  我睡着了,不知道何时睡着的,也不记得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床
上了。
  令人不解的是,十哥没在。
  我迷糊的坐起来,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气,精神气爽,起床推开寝宫的窗户,
暖暖的阳光斜斜的照进来,驱走屋内的黑暗。
  「天气真好。」我不由的感慨道。
  「公主醒了。」是逐月,「公主,你睡了一天一夜,可算是醒了,饿了吧,
想吃点什么?」
  「随便吧!」我淡淡的说道,一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出视线,我不经意的蹙
了一下眉头,只感觉下体一阵暖流泄了出来。我的眉头更紧了,虽然我不是很懂,
但是我能感觉到,我不正常。
  我的四小只,逐月和水岸是女孩子,她们跟追风和惊涛乱搞,多半也都是晚
上,白天根本不会有太大的异动,更不会在没有任何刺激的情况下,就有淫水出
来,而我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征兆的,就会流水?
  我虽然笨,但是不傻。
  湿了,又湿了,尼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体好痒,我想要男人插我,怎么办?怎么办?
  我一个人像个傻逼一样,站在寝宫之中,双腿不住的摩挲,怎么会这样?我
这不就是传说中,发情的母狗吗?
  没有刺激就会湿,离开了大肉棒就会难受,我可是公主啊,我不能那么贱啊!
  「兰儿,听说你醒了。」甜甜的柔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十哥,是十哥回来了。
  我慌乱的打开寝宫的大门,将十哥拉进来,然后又将寝宫大门关紧。
  「兰儿,你怎么了?」十哥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哪里管那么多,下体的水流的更多了,我的大脑都跟着开始短路,我拽着
十哥进入内室,关上门,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十哥按在椅子上,衣服都
没有给他脱,直接拽开裤子,掏出还有些软的毛毛虫,狠狠的撸了几把。
  「兰儿……」十哥的大脑也短路了,不过十哥年轻力壮,从小习武,又初尝
云雨,体力充沛,被我撸了几下,毛毛虫就化身大肉棒了,我哪里有时间解释,
虽然肉棒还有些软,我还是不管不顾的坐了上去,来填充身体的空虚。
  两个人都没有动,十哥靠在椅子上,环抱着我。
  十哥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他缕起我的长发,「兰儿,你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要被插,如果没有,就好似要死了一般。」我环着他
的脖子,哭丧着脸,「只要被插着,就好些了。」
  只要被插着,就好些了。
  可我不知道的是,十哥的面色变得红润起来,发出了一声呻吟,「小妹,好
紧啊,你夹的我好紧啊!」
  「我没夹你啊!」我无辜了,也凌乱了。
  「下面啊!」十哥起身将我按在梳妆台上,肉棒开始一下一下的干着我的小
穴,每一次都抵到最深处。
  「十哥,十哥,啊,十哥,不行了,你太快了,我要尿了,我要尿了。」
  「尿吧,想尿就尿吧。」十哥恶狠狠的说道,「干了这么次了,还这么紧,
真是欠操。」
  十哥第一次说脏话,这是十哥第一次说脏话。
  「我想天天被十哥操,要时时刻刻含在十哥的大肉棒,我想要,我想要,快
点,快点,我要飞了,飞了。」
  「小妹,你可真骚。」十哥一边干着我,一边邪笑道。
  「那些下人都跟这个叫骚穴,不骚这么叫骚穴?」我双腿紧了紧想得到更多
的快感。
  「骚穴?这个称呼真恰当。」十哥依旧还是十哥,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保持
着身为王子的风度。
  「公主,十殿下,吃饭了。」寝宫的外殿传来了逐月的声音。
  十哥捂住了我的嘴,不让我发出恼人的呻吟声,只听见他清淡的声音响起,
不过下面的大肉棒却没有停下,依旧一下下的戳着我,「放那吧,等下,我们自
己用膳。」
  「是,殿下。」逐月走的时候,还不忘带上了屋门,好似明白内室发生的事
情一般。
  十哥松开了手,我还不忘瞪了他一眼,每个男人都自带邪恶属性,连十哥也
不例外。
            第015章白日宣淫H
  十哥压着我,又快速的抽插了几十下,然后翻身将我抱起,向外殿走去。
  十哥的肉棒,还在我的身体中,他每走一步,我都能感觉到肉棒的冲击,每
一下能都顶到子宫口,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小妹,真想不到,你竟然这么淫荡。」十哥拽过一把椅子,端坐下来,我
依旧伏在他的身上,感受着快感的冲击,他温温笑道:「还不下来,还想不想吃
饭了?」
  我扭着腰,反对,「不要下去,我不要十哥离开我。」
  「我哪里离开了。」他奸笑道,「不是一直都在。」
  我脸色微红,外殿的窗户外是浓浓的烈日,「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哪个?我想听。」他贴在我的耳边轻语道,好似一道柔柔的风吹过。
  「十哥,你好坏啊!」我不满的撅着小嘴,捶打着他的胸膛。十哥银冠锦袍
玉带,温和的端坐着,谁人看见这样的场面,也想不到他下面的肉棒正插在他妹
妹的骚穴里,还不住的渗着淫水。
  他贱贱的笑了,「小妹难道不坏,我刚回来就扒我的裤子。」我羞得无地自
容,双手捂住眼睛,扭动身子带来了快感又一次冲向全身,「小妹,不要乱动,
要么真的吃不了饭了。」他抬起我的屁股,让我正对桌上的美食,然后又重重的
落在他的肉棒上。
  「啊!十哥,轻点。」我不满的叫道。
  十哥伸手为了盛了一碗汤,温情的说道:「快点吃饭吧。」
  我接过汤碗,开始用膳。我确实饿了,肚子里空空的,只有一根肉棒拄着,
可也不顶饿啊!
  我的身上只穿了一件长摆亵衣,我用膳之时,十哥的手也没有闲着,顺着衣
口,抓住了胸前的那一对奶子,将它们扭捏成不同的形状,指尖更是不老实的抠
着那颗粉红的豆子,我忍不住的夹紧双腿,十哥畅快的呻吟了一声,将头搭在我
的肩膀上,喃喃的细语道:「小妹,好想就这么一直抱着你,直到天荒地老。」
  一口米饭呛在了喉咙里,我竟然在那一时刻,想起了十一哥。
  「我,我……」我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只觉得胸
很涨,被十哥摸的很舒服。
  「小妹,想说什么?」他微闭着眼睛,双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揉着奶子,奶子
在他的掌心变得坚挺,豆子也变得更加红润。
  「我也想让十哥,这么一直的插着我,好舒服,好喜欢。」我没皮没脸的说
道,只是没有人看见我端起汤碗的瞬间,一颗眼泪落了下来。
  我想要什么,我到底想要什么?
  难道真的只是被一根大肉棒插着?我是公主啊,我是公主啊!我父王是权倾
天下的六王爷,我要什么样的肉棒没有?我……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人,是不是都需要有一个追求?那我的追求是什么?我紧闭着双腿,更紧的
夹着十哥,他不出声,只将头搭在我的肩头,双手揉捏着我挺立的双乳。
  这感觉真好,我又一次迷惑了!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十哥也想一直插着小妹,这样小妹永远都是十哥的。」他低沉的声音在耳
边响起。
  「十哥,你好贪心。」我竟然嬉笑道,「十哥的棒子一变成毛毛虫就插不了
我了,我很难受的。」
  十哥竟然也笑了,「是你太骚了,这么小就这么淫荡,可怎么办?给你找几
个器大活好的男宠,十哥又舍不得我的小妹被他们插。」
  我立即不满的揉动身子,「我才不要男宠,我是公主,才不要那些贱民插我。」
  十哥直起身子微笑道:「是啊,那些卑贱的奴婢怎么能插我的宝贝儿,我的
宝贝儿金枝玉叶,就算是男宠也要天下无二的人物。」
  我转身绕住十哥的脖颈,贴在他的唇边,不满的撅着小嘴,「十哥今天怎么
了?怎么说这个。」
  十哥苦笑道:「小妹,十哥的体力有限,不可能满足你的需求啊!」
  我无知的说道:「多吃点不就好了!」
  十哥低头咬了咬我的唇,「傻丫头,纵欲过度,十哥会生病的。」
  「不懂。」我摇着头,不过还是说道:「兰儿以后不强迫十哥了。」
  十哥的目光微沉的望着我,复杂的让我看不懂。他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与
我谈这件事,但是从小在这个复杂的家庭中长大,耳濡目染,更因为作为六王爷
的儿子,要上的了朝堂,下的了战场,入的了江湖,干的了女人,每一样都是从
小培养的,可是此时的陈子恂,却有些力不从心了。虽然小妹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但是小妹明显与普通的女人不一样。
  十哥叹了一口气,大手依旧抓着我的奶子,不停的揉捏,就好似一件玩具,
爱不释手。我只觉得头皮发麻,全身无力,只能依在他的身上,需求更多的慰藉。
我主动的吻上他的唇,两个人又缠绵在一起。
  十哥尽力满足我的欲求,但是我在他的眼中也见到除了欢愉之外的落寞。
  「十哥,你不喜欢兰儿吗?」我问他。
  「没有啊!」
  「那十哥怎么有气无力的?」
  「让十哥好好睡一觉好不好?」
  「好吧!」我委屈的松开了他,他倒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我撇了撇嘴,紧夹着双腿,真的好想要啊!唉,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呢?为
什么我如此需要男人呢?
  好想要男人操弄我,好想男人的大肉棒啊,操我,狠狠的操我。
             第016章欲女心经
  十哥白天读书练武,晚上与我欢爱,精力明显不足起来,很快我那英明伟大
的父王发现了端倪。
  父王诸多的儿子里,他最喜欢的就是十哥,或许每个人都有缺点,但十哥就
如一块无瑕的玉,长相英俊,性格温和,知书达理,武艺韦妙,而我就是一个小
污点,贴在了他的身上。
  十哥陈子恂,父王最喜爱的儿子,第一次惹的他雷霆震怒。父王的书房里,
上演了一场意想不到的全武行,没有人知道父王为什么发火,没有人知道平日里
谦谦公子温如玉的十王子到底犯了怎样的错误。
  家丑不可外扬,家丑不可外扬。
  我没有看见父王当时的状态,但想来会是如暴风骤雨一般。
  在诡异的气氛中,我被囚禁在了怡春园。心境也不似之前那样的烦躁,我静
静的躺在怡春园的草地上,夏日暖烘烘的不太炽烈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体,竟然呈
现的是一种别样的唯美。
  没有人知道,此时我的双腿之间不时的涌上一股股的暖流,将我吞没。我不
管不顾,任由身体深处的冰寒,与那热流的侵染。
  人生无爱,还不如就消失在这片天际。
  明晃晃的阳光,晃着我眼,只能看见炫目蔚蓝的天空。
  巨大的阴影,不知何时挡住了阳光,我迎着太阳,看向他的脸,那张陪伴了
我很多年很多年的容颜。
  「大哥。」我喃喃的叫了一声。
  他没有看我,而是同样仰望着天空,淡淡的说道:「父王都知道了,老十也
受到了惩罚。父王也原谅他了,最近几天,他会留在父王那里,学习房中术。」
  生有二十六个子女的金枪不倒老淫棍,竟然要教他最喜爱的儿子操她的最宝
贝的女儿?
  我突然笑了,笑的有些放肆。蔚蓝的天空,蓝的发紫,我的笑声中竟然不知
不觉间夹杂着泪水。
  大哥没有表情的脸,带着浓浓的悲伤,不在意我讽刺的笑意,淡然的继续说
道:「有些事情,该到你知道的时候了。」
  他从袖口拿出一个薄薄的锦盒,「这里面是一本书,父王让我交给你,记住,
只能你一个人观看。」
  老淫魔,这是卖的什么官司?
  大哥将锦盒丢在我的身旁,转身离开。
  我侧着头,望着他单薄的背影,缓缓的闭上眼睛。手,却在不经意间握住了
锦盒,紧紧的握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起身坐起,打开锦盒,只见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本书。书
页上,大大的写着四个大字,工工整整,板板正正。我嘴角不经意的抽动,我想
静静,不要问我静静是谁!
  《欲女心经》,这本书竟然叫《欲女心经》?有没有搞错?是为本公主量身
打造的吗?
  有本房中秘术叫《素女心经》,老爹给我直接进化成了《欲女心经》。唉,
我叹了一口气,想来里面一定是花花图图,插来插去的玩意吧。本来还在想淫魔
老爹会高大上一些,想不到还是如此的恶俗,而且这恶俗的书,还是由我最尊敬
的大哥送来的,一股子不伦不类的味道。我无聊打开了书,只见上面竟然是父王
的留言。
  「女儿,当你看见这本书的时候,想来你身上的寒毒已经发作了,这是父王
唯一可以为你做的,希望你能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
  我愣住了,不仅是父王郑重其事的叙事风格,还有寒毒。
  我还不傻,瞬间就联系到了我每年冬天都会很冷的原因。
  我继续往下看。
  「本王寻遍了天下名医,没有人可以解开你的毒,但是有位隐士建议,可以
让你能活了长久一些。那就是用纯男精气滋养,这也是为什么你从小到大都要跟
哥哥们生活的原因。
  现在你长大了,寒毒不出所料,已经孕育出了一种先天阴气,九阴真气。「
  我的大脑「嗡」的一声,九阴真气?
  「九阴真气,先天性淫,会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你的体质,让你每时每刻都处
在欲望之中,随着年岁的增长,欲望就会越加的强烈。女儿,不要怨父王,父王
也是无能为力。这本书是父王以毕生所学而作,融汇武学精华,希望可以帮助你。」
  父王写到这里便停笔了。
  我紧紧的抱着《欲女心经》,父王,父王,是兰儿错了,兰儿不懂事,是兰
儿错怪你了。
  《欲女心经》里,没有一张淫秽的图画,而是如何借助九阴真气打通任督二
脉,增强内力的内功心法。让我彻底的改变了对父王的看法。想来那个百花园,
也是为了研究九阴真气而存在的测试场吧。
  有此父亲,夫复何求?
  他为了我,不惜世人误解他。不过又想到他生育了众多子女,也不是啥正人
君子,想到此,我转瞬释然了。
  依照书上所写开始修炼,父王书写的很详细,不多时,我便感觉从身体深处
涌上一股寒流,流遍身上经脉,欲望在不知不觉间竟然散去了几分。
  不过那传说中的任督二脉,却没有如此简单冲破,还需多加练习。
  生活开始归于平静,欲望如退潮一般,寻不到踪迹。
  十哥回来了,我对待他的态度,却变得冷淡起来,又开始了与他同床异梦,
好似那些日子的疯狂,不过是一场春梦了无痕。
  我浸没在《欲女心经》的修炼之中,虽然依旧没有打通任督二脉,但可以运
转小周天修行了。利用九阴真气中蕴含的寒气,中和体内涌上的欲望,只觉得全
身一阵顺畅。
  虽然九阴真气的淫性侵染每时每刻都在,但是我现在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了,
生活又变得美好起来。
  天在我的眼中更蓝了,白云更白了,连流水也清澈了。
  就在我对生活,充满了无尽的期望之时,收到了一封信,信上只有一句话,
「老地方见。」
            第017章任君采撷H
  老地方见?
  我拿着信的手,有些发抖。
  十一哥,竟然是十一哥?
  很久不出怡春园的我,出现在了后花园的石山中。
  碧蓝的天空,翠绿的小草,点缀在假山之间。
  华丽的锦袍,面容俊朗,身姿挺拔,只是眉宇间散着厉色。
  十一哥,真的是十一哥,真的是我日日思念,夜夜期望的十一哥。
  我不是在做梦吧?
  半年了,我已经有半年没有见到他了。
  「十一哥,真的是你?」我迎上他微凉的目光,他冷若冰霜的脸,没有一丝
的柔情,可我还是扑入了他的怀里,「十一哥,你为什么不来找兰儿?兰儿好想
你。」
  他没有开口回答,眼中的凉意更深了,我甚至在里面看见了仇恨。他一只手
捏着我的脸颊,突然低下头,吻住我的唇,熟悉的甜意冲入口腔,吸吮我口中的
律液,另一只手托住我的腰身,让我能全心全意的去迎合他。
  这个吻很长,长到我觉得自己都要被抽空。这个吻很霸道,让我觉得天地之
间只剩下了我们二人。
  「小妹,还是这么香甜。」他松开我,唇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意,这笑意里
依旧带着冰冷。
  我羞的满面通红,靠在他的胸前,娇羞的说道:「十一哥,不要再离开我。
好不好?」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十一哥的声音带着放浪不羁的骚动,两只手狠狠
的抓弄着我挺翘的臀部,我心中禁不住又骚动起来。
  「要怎么表现?」我抬起头,无辜的望着他,希望他的要求我能做到。
  十一哥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很快嘴角扬起一抹邪笑,「那就让我操你吧,先
试一试你的骚穴能不能让我满意。」
  我的脸「刷」的一下更红了,拽着十一哥的手指,低低的说道:「只要十一
哥想要,兰儿一切都是十一哥的。」
  当我见到他之时,便已经注定了,不管他提什么要求,我都要满足他,哪怕
是死,我都不会在意。我爱他,真的爱他,没有一丝的虚伪。
  十一哥拽开我,独自坐在了身后一块石凳上。
  「那就先把衣服脱了,让十一哥看看,我的小妹最近有没有长身体?」十一
哥淫笑道。
  「我……」郎朗乾坤之下,我有些羞涩。
  虽然我已经不是处子了,虽然我已经尝过了禁忌的果实,但我还是一个少女,
拥有着少女的矜持。更何况此时的我,已经不会被肉欲左右。
  「怎么,不愿意?」十一哥的双眸中带着微微的恼意。
  「没有,没有。」我恐他恼怒,一狠心解开裙带,露出里面的小衣。
  十一哥冷淡的目光灼灼的盯着我,「快点,还想不想让我操了?」
  我紧咬着嘴唇,不停的告诫自己,一定要让十一哥操我,他竟然想要操我,
就是需要我,我一定要讨好他,让他爱上我的身体,这样他就不会离开我了。让
十一哥操我,无关于九阴真气,无关乎欲望,只因为我自己想让他操弄我,只因
为我想让他高兴。
  衣服一件件落在地上,当我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我注意到了十一
哥涌动的喉结。
  「十一哥,我漂亮吗?」
  「恩,不错,比去年胖了。」
  「没有胖啊!」
  「怎么没有,奶子都有馒头大了,下面的骚肉,也肥厚了,还说没有胖。」
十一哥冷哼着说道。
  我的脸羞的通红,涩涩的回答:「兰儿每天都揉奶子,只盼着它长的大些,
能让十一哥喜欢。」
  「真是个骚货,是不是也想着十一哥的大鸡巴?」十一哥因为我的话,挑起
了更浓的欲火。
  「我更想十一哥的人。」我说着话,缓缓的向他走去,低头在他的额前落下
轻轻一吻,然后将挺立的奶子递到他的唇边,「十一哥,吃小妹的奶子。」
  我已经把下限拉到了最低处,只想着能讨好他。
  他冷酷的面孔,出现了缓和,伸出舌尖舔弄着粉红的大豆子,目光却扬起,
盯着我的脸,注意着我的表情。
  我微闭着眼睛,享受着他的舔弄,下身开始渗出淫水,我还是太敏感了。
  「十一哥,舔的小妹好舒服。」我托在双乳更多的递给十一哥。
  他的一只手抓着我的屁股,另一只手伏在了骚肉间,手指顺着肉缝,摸到了
小阴核,一阵酥麻的感觉直电击到头皮,使得我全身酥软,更紧的贴在他的身上。
  「小妹,你真的好骚,不过十一哥喜欢。今天一定好好的玩弄你。」
  在这个时刻,我都没有想到这是十一哥的圈套。
  十一哥的手指突然插进了我的骚穴,我忍不住全身痉挛,吸住了他的手指。
  「真骚,连个手指也能夹。」
  十一哥一把推开我,解开自己的腰带,露出已经挺立的肉棒,我的眼中闪动
起微光。
  「骚货,看什么,还不过来吃。」他冰冷的训斥道。
  我连忙俯下身子,伸出舌头舔弄起十一哥粗壮的大肉棒。
  是的,粗壮的大肉棒。
  十哥的肉棒很长。但是绝对没有十一哥的粗壮,粉红色的肉棒,托在掌心沉
甸甸的,硕大的龟头在舔弄下,坚硬无比,马眼处,更是不时的渗出精液。
  「好好舔,十一哥的精液可一直给小妹存着,今天一定要操死你这个小骚货。」
十一哥的手捏着我的面颊,声音冷淡,「真是一个骚货,舔的我都想射你。」他
的眼里又露出阴险的笑意,「起来,躺好,让十一哥操你下面。」
  我的骚穴早已经湿的一塌糊涂,听见他的话,立即起身,躺在了绿油油的草
地上,然后竟然还鬼使神差的分开了双腿,一副任君采撷的骚逼模样。
  十一哥站在的我面前,目光深邃,脱下碍事的锦袍,与我赤裸相见,他本白
玉一般的肌肤,带着锦缎的光泽。身下的大肉棒微微翘起,巨大的龟头闪动着亮
丽的光辉。
  我的骚穴更湿了,眼神开始变得涣散,只等着十一哥巨大的肉棒,插入我的
身体,填补我的空虚。
            第018章十一哥操我H
  「十一哥,小妹好难受,快点操我吧!」我托着奶子,狠劲的揉捏,双腿张
得更开。
  「骚货,这就等不急了。真是欠操!」十一哥俯下身子,抓起我的双腿环住
他的腰际,巨大的肉棒抵在了的穴口,浅浅的试探着插入。
  我含糊的发出醉人的呻吟声,挺着腰肢去迎合他。
  十一哥的大龟头沾染了更多的淫水,大肉棒更加的坚挺。十一哥的唇边散散
淡淡的冷笑。
  「小骚货,十一哥要插进去了,不要怕疼啊!」
  我的大脑在一瞬间,恍惚的清明了。内心深处,突然涌上了不妙的感觉。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巨大的肉棒没有阻隔的一杆入底。
  「啊!」我的双腿条件反射的夹紧了十一哥。
  十一哥绝艳的面容突然凝固住了,转眼变得寒澈见底。他大力的抽出肉棒,
毫无顾忌的狠狠插入,「臭婊子,你竟然不是处子。」一下重似一下的粗暴操弄
起我。
  「十一哥,对不起,对不起。你太大了,我要坏了,十一哥,慢一点,我不
行了,好痛啊,你的肉棒太大了。」
  他没有怜惜的插入,让我身体撕裂了一般,口中不停的央求着他。
  「臭婊子,贱货,你竟然让别人操你,那人是谁?」十一哥的脸上出现了狰
狞之色。
  「是十哥,是十哥。」我哭叫了回答道。
  听见是十哥,十一哥的速度竟然慢了下来,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带着疯狂之
感,「竟然是老十,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竟然是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的操了你,
好,不错,不错。」十一哥的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冷笑,更加的卖力操我。
  「小骚货,是你勾引的他,还是他勾引的你。」十一哥一边操,一边问道。
  「是他强暴的我,我什么都不懂,是他强来的。」我太聪明了,一盆脏水都
扣在了十哥的身上。
  「小骚货,你觉得我会信吗?」十一哥冷笑道。
  「真的是他,我一直都想将自己留给十一哥的,我只想跟十一哥一个人亲热,
怎么可能勾引他。」适应了十一哥尺寸之后,一阵阵的快感蔓延到全身,骚穴也
不似刚开始时疼痛了。不过我的头脑,却异常的清醒,不敢说错一句话。
  「小骚货,这次就原谅你。」十一哥抬起我的腰际,让我坐在他的怀里,不
过抽动却没有停下,一次比一次更深。
  「啊,好舒服,十一哥操的兰儿好舒服,兰儿要死了,死了。」我嘴角开始
流出口水,与十一哥的欢爱与十哥是截然不同的感觉,我全身心的投入,感受着
肉棒每一次贯穿的快乐。
  「骚货,这只是开始。」十一哥咬紧着牙关,一次次的顶着我。
  我低头吻上十一哥的唇,两个人的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十一哥的双手也
没有闲着,大力的揉捏着我的奶子。
  我感觉到了一种全所未有的快感,好似死了一般,体内的淫水更是不受控制
喷涌而出。
  「十一哥,我高潮了,高潮了。」
  「噗!」十一哥的精液也在哪个时刻灌入了我的身体,好满足啊,好胀啊,
真的好想一辈子都被十一哥操到高潮。
  我无力的瘫软在十一哥的怀里,他粗大的肉棒依旧停留在体内。两个人大口
的喘息,来回味那美妙的瞬间。
  不知过了多久,十一哥的声音无力的在耳边响起,「小骚货,老十给过你这
种快感吗?」
  「没有,这是我第一次高潮。只有十一哥才能让我高潮。我爱你。」我贴在
他的耳边回应道。
  「爱我的大鸡巴?」他轻轻的冷笑道。
  「是爱你,当然也包括十一哥的大肉棒。」我环住他的腰际,让自己更紧的
贴上他。
  「真是个骚货,不过我喜欢。」十一哥别过我的脸,与他舌吻。
  十一哥的肉棒在体内复苏,我靠着他的肩膀,玩弄着他的小奶头,「十一哥
的奶头好小啊!」
  「小妹的奶子大。」十一哥拍了拍我的乳房,淫笑道。
  「我想吸吸十一哥的奶子。」我突然对奶子起了兴趣,他会给十一哥带来快
感吗?
  「十一哥的奶子又不肥。」他笑道。
  「不嘛,我想吸。」我摇晃着身体,忘记了十一哥的肉棒还在体内。
  「不要乱动。」十一哥抱紧我,「想吸就吸吧。」
  我「呵呵」一笑,伸出湿漉漉的舌头,向一侧的小奶头舔去。
  舌尖划过肌肤,划过小奶头,十一哥的身体突然一阵颤栗,紧跟着大肉棒抬
起头,我忍不住「啊」的一声。
  「十一哥,你好坏啊!戳到我了。」
  十一哥奸笑道:「小骚货,这么快,就学会讨好男人了。」
  「不是讨好男人,是讨好十一哥,也只有十一哥才值得兰儿讨好,兰儿会学
着让十一哥舒服的。」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十一哥的目光里,突然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变化,他将我揽在怀里,声音低
沉的贴在我的耳边,「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
  「我爱你。」我回应道。
  「可我现在只想操你。」他回答。
  「十一哥,一辈子能不能只操兰儿一个人?」我问道。
  「那要看你值不值得,十一哥操那么久。」他冷笑。
  「值得,一定会值得的。」我紧紧的抱着他,害怕他下一刻又找不到了。
  「我喜欢玩起来骚的女人,胸大,屁股挺,阴毛少,骚水多,性欲旺盛,我
想干的时候,随时随地都要让我操。记住了吗?」他突然嘱咐道。
  「记住了,胸大,屁股挺,阴毛少,骚水多,随时随地都能让十一哥操。」
我又重复了一遍。
  「一定要记住,特别是要随时随地要我操。」他的目光突然冰冷起来。
  我郑重的点点头,「随时随地让十一哥操。」
  「不错,现在再跟我说,我是骚货。」
  「我是骚货。」我小声的回应。
  「大点声。」他掐住我的屁股,不满意的吼道。
  「我是骚货。我的骚穴随时随地让十一哥操。」我突然大声的回应他。
  他开心的笑起来,「就是这样。」
  「你是骚货。你的骚穴随时随地让我操。」十一哥又重复了一遍,「你要是
不听话,十一哥就再不理你了。」
  「我听话,我一定会听话的,十一哥不要不理我。」我见他又要翻脸无情的
模样,立即又保证道。
           第019章我真的是骚货H
  「我是骚货。我的骚穴随时随地让十一哥操。」
  「我是骚货。我的骚穴随时随地让十一哥操。」
  「我是骚货。我的骚穴随时随地让十一哥操。」
  在十一哥的淫威下,我不得不将这句话重复了二十余遍,我每重复一次,我
都能明显感觉到十一哥在我体内的肉棒都会更坚挺几分,而他的精神状态,也跟
着更狂热几分。
  「好了,不要说了,我要操你了。」十一哥突然拉起我,将我抵到一块大石
前,我扶住大石,压低身体,将骚穴对着他,让他可以从后面操我。
  我有些紧张,因为跟十哥每次使用这个动作,都会很痛。
  我还没来得及考虑十一哥会不会让我痛,他的肉棒已经抽离我的身体,一阵
空虚的感觉传来,紧跟着大肉棒又冲了进来。
  「好舒服。」十一哥的肉棒没有碰到子宫口,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让我发
自内心的心喜起来。
  「真爽。」十一哥也大呼道,双手扶着我的腰际,宛如打桩一般,噗呲噗呲
的操起我。
  「十一哥,你的大肉棒操的我好舒服。」
  「小骚货,闭嘴。」
  「不嘛,不嘛,我就是要告诉十一哥,你操的我好舒服,兰儿想每天都被十
一哥操,兰儿想随时随地被十一哥操,兰儿想……啊……」十一哥更深的插入,
我的淫语都缩回了喉咙里。
  「骚货,真是骚货。又紧又会吸。」十一哥卖力的操弄,两个人很快又一次
达到了高潮。
  后花园的石山里,十一哥肆无忌惮的玩弄着我,他的大肉棒更是时时的操弄
我,让我获得一次高过一次的快感,我更是被情欲所覆盖,只想着能与他如此操
到天荒地老。是的,操的天荒地老,永不停歇。
  我爱性交,更爱与十一哥的性交。
  生命诚可贵,操穴价更高。
  我喜欢被操,越操越兴奋,越操水越多,或许我真的就是十一哥口中的骚货。
  在被操的路上,不知疲倦。
  「十一哥,狠狠的操我。我想要,我想要,我想要十一哥狠狠的操我。」
  「骚货,干死你这个骚货。」
  我的骚穴被精液填满,我的感官开始迷失在性欲中,甚至连传来的脚步声,
都没有注意道。直到来人站在了我们的面前。
  十一哥的大肉棒依旧在我的体内抽动,带来一阵阵让人目眩的快感。我迷糊
的望向来人,然后又疑惑的看向疯狂操我的十一哥。
  「小妹,快看看谁来了?」
  我再将视线看向来人,大脑才反应过来,父王,大哥,七哥,十哥。父王面
色阴沉,带着不可名状的哀怨。其他三人已经彻底惊呆了,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看见了什么。
  「十一,你个王八蛋。」十哥声嘶力竭的大吼道。
  十一哥畅快的哈哈大笑,就是他肉棒冲击下的我都觉得心惊胆战,「我已经
干了她两个时辰了,你们的小宝贝儿还这么欲求不满,真是淫荡啊。」十一哥双
手牵住我,将我的正面对向众人。此时的我,终于懂了,终于懂了,为什么十一
哥让我说,「我是骚货。我的骚穴随时随地让十一哥操。」
  他等得就是此时,等的就是我在最爱我的人面前,被他操,被他玩弄。
  十一哥拔出肉棒,浑浊的淫液如流水一般,长流在地上。
  「十一,你个畜生。」十哥咬牙切齿的骂道。
  「畜生?」十一哥哈哈大笑,「我是畜生,你是什么?小骚货的红丸可是被
你夺走的。尝过她的滋味,感觉如何,是不是很爽?骚水多,又紧又会夹。」
  七哥刚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又被另一个更震惊的消息吓到了,他幽怨的目光
落在了十哥的身上。
  十一哥的肉棒又插入我的骚穴,我忍不住呻吟出声,继续没羞没臊的任由他
操。我还有的选择吗?
  「王八蛋,闭嘴。」十哥暴起,一把拽离被十一哥钳住的我,我脱离十一哥
的肉棒,淫水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水花。十一哥的大肉棒在空气微微的抖动,紧跟
着十哥一掌拍在了他的胸膛。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十一哥的身体好似断线的风筝,跌落在地,那一时
刻,我好似在十一哥的脸上看见了一抹残忍的微笑。
  十哥站在的面前,我一巴掌扇过去,十哥捂住脸,突如其来的的巴掌防不胜
防,十哥看向我的目光闪动着哀怨。
  我怨恨的瞪了他一眼,转身扑到十一哥的近前,十一哥脸色苍白一口鲜血喷
了出去,身子无力的就要倒下,我使出全力搀扶住他。一拳怎么能打出怎么多的
鲜血,我跟婀娜打架就是十拳也不会流血。「十一哥,你怎么了?你不要这样,
兰儿害怕。」
  十一哥抿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竟然对着我笑道:「你十哥这是想要我的命啊,
你十一哥能接住,已经不错了。」我的眼泪「刷」的就流了出来,抱住十一哥,
「十一哥,都是兰儿不好。都是兰儿不好。」
  大哥开口了,沉沉的声音虽然平静,但是何人都能听见里面的愤怒,「兰儿,
将衣服穿上。」我转身看向大哥,面容平静,可拳头却紧握在一起。七哥的脸色
转换不定,这场面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父王依旧不温不火,只是眉宇间的怅然
更深沉了。
  十一哥抬起手,捏着我的下巴,柔情的问道:「兰儿,爱不爱十一哥?」我
点点头,义无反顾的说道:「兰儿最爱的就是十一哥。」我当时好在说的是「最」
字,而不是「只」字,要么这辈子十哥都不会原谅我。
  十一哥的嘴角一抹冷笑,忍着体内翻江倒海的内伤,竟然挺起坚实的肉棒,
将我按到在地,不顾父王和哥哥们的愤怒又一次直刺我的体内。
  「十一,够了。」父王霸气的声音响起,十一哥仰天大笑,「够了?你看够
了,可我还没够,兰儿的身子天生就是被男人干的,怎么可以够?」七哥沉重的
走到我们面前,一只手拽住我的胳膊,一只手扬起就是一巴掌,平时儒雅的面孔
已经扭曲在了一起,咬牙切齿的吼道:「兰儿,不要让七哥瞧不起你。」
  这一巴掌彻底的将我打醒,七哥,打我的人是七哥。七哥将我从十一哥身上
拉开,下体脱离的空虚,精神的透支,让我一下子跌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十一,你得逞了。」这是我在晕倒前听见的最后的语言,父王的声音。
           第020章随时随地操你H
  怡春园,我仰卧在床上,失神的望着天花板。三天,我没吃一点食物,就是
水还是十哥强灌下去的。
  我冰冷的对十哥说:「十哥,我们分开吧!我不管十一哥怎么对我,我也爱
他。我要去找他,就是死,我也要跟他死在一起。」我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
的向门外而去,十哥拽住我,他低着头,屋子里阴暗的色调,柔顺的秀发又遮住
他的眼睛,让我看不清他,声音微弱而凄美,「兰儿,我想知道,为什么你爱他
而不爱我?」
  我转过头去,望向窗外的景物,「十哥,我没有不爱你,只是爱他多一些。
因为你还有娘亲,还有父王,还有兄弟姊妹,可是十一哥什么都没有,只有我,
如果连我也抛弃他,那么他就再也没有家了。」我甩开十哥的手,向父王的书房
而去。
  他见我来了,没有一丝的诧异,搀扶起我羸弱的身子,默默的说道:「兰儿,
吃口饭,我就带你去找他。」
  我在父王的眼中,看见了落寞。这个威慑天下,处乱不惊的六王爷,竟然也
有如此的情形。
  我突然觉得自己错了,可就算是错了,我也要走下去。
  王府的水牢。
  打开水牢的大门一股冰冷的寒气扑面而来,我抬头望向父王平淡如水的脸,
反问道:「你竟然将十一哥关在这里?你不知道他有内伤吗?」父王冷哼了一声,
「兰儿,你应该问我,他是活着还是死了?」
  他率先走下那漆黑的台阶,这里是阳光照不进的地方,阴冷恐怖。水牢里不
知道处死了多少与父王不和的人士,不知道有多少的冤魂在徘徊。可现在,这里
已经很久没有关进人了,因为没有人敢对抗他。
  「哗啦哗啦」的锁链声,一阵如狼啸一般凄怨的笑声,从牢底传来,在黑暗
里凉透了身体。十一哥,只有十一哥才会有如此狂野的笑声。
  父王从鼻底哼了一声,对着牢头问道:「竟然还没有死?」牢头走在前面,
竟然没有回答,父王不经意的一笑,道:「他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堪入耳的话?」
牢头低低的回道:「是,王爷。」「那就让十三公主听听,他说什么了?」牢头
停住了脚步,声音依旧很轻,「王爷,还是不要说了。」「有什么不能说的?」
牢头抬头看向我,终于说道:「他说,就算死也要再操一次公主的骚穴才能死。」
  父王听了这话,竟然大笑起来,在黑暗的水牢里震荡回响。
  「兰儿,这就是你爱的男人,他爱你吗?」这句话搅着水牢的阴风打在我的
脸色,他不爱我,可我爱他就足够了。爱,是一个人的事,相爱,才是两个人的
事。
  眼睛渐渐的适应了黑暗,我们走了接近三十丈的距离,来到水牢的最深处。
  「打开门。」父王吩咐道。
  水牢里的水乌黑乌黑的,看不出真实的颜色。他远远的望向我,嘴角勾起一
抹优美的弧线。十一哥被锁在水间的孤岛上,我沿着唯一的狭长的通道奔跑过去。
  十一哥四肢固定着铁链,上肢被吊着不能动弹。只穿着白色的囚衣,全身是
数不清的伤痕,我走过去,捧起他的脸,轻唤道:「十一哥。」
  他的脸色憔悴不堪,但眼睛依旧的明亮,「兰儿,十一哥死前,你知道最怀
念的是什么吗?」我摇摇头,他紧跟着大笑起来,「兰儿,你好笨啊!当然是十
一哥还没玩够你湿滴滴的骚穴。」
  「十一,闭嘴。」父王愤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闭嘴?我为什么要闭嘴?我就是要干你的女儿,你疼爱的女儿。就是让你
痛,让你心碎,让你知道这么多年,我是怎么活下来的!」我死死的抱住十一哥,
哭叫道:「十一哥,不要说了。」
  「兰儿,你听听,他说的是人话吗?」父王愤怒的向我提问。他至始至终都
不懂我到底爱十一哥什么?在他的眼中,十一哥就是一个卑贱的野狗,粗俗,疯
狂,不可理喻。
  满面泪水,我抱住十一哥,不去回答父王。父王想让我见识十一哥的恶劣,
想让我认清形势,但是他忘记了,爱情会让女人分不清正邪,更不要说只是好坏。
  对于父王的话,十一哥却像得到鼓励一般,「兰儿,吃吃十一哥的肉棒。」
我擦拭着泪水,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去脱十一哥的裤子,父王一把抓住我,「兰
儿,你要气死父王吗?」
  我无力的坐在地上,只顾着哭泣,十一哥更加放肆的笑着,「陈祈琨,你感
觉怎么样?」十一哥又对着我吼道:「兰儿,你给我过来,你难道忘了你是如何
答应十一哥的吗?」
  没有,我没有忘记。
  我的骚穴随时随地让十一哥操。
  随时随地,只要十一哥愿意。
  我哭着爬过去,拽下亵裤,咬向那红嫩的肉芽,吸允起来,十一哥疯狂的笑
着,大声的呻吟着,「小妹,吸的真好。吸大了,十一哥好好的操你。」
  父王转过身去,好似一下子苍老了,神情说不出的落寞,狠狠的说道:「十
一,你赢了。」
  作为一位父亲,他败的彻彻底底。


相关链接:

上一篇:【晓风残月】3 下一篇:【晓风残月】1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